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恺楚】乡村爱情故事

是一个放飞自我的渣渣在猛然意识到恺撒生日已经过了很久之后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翻出来的一个OOC爆炸的开头
总觉得不会有后续了,发出来只是为了纪念那次的养猪场之旅吧
















五菱车一个神龙摆尾,路明非的脑袋“咚”地撞上玻璃:“诶呦疼,芬格尔你悠着点。”
路两边都是比人高的绿油油的甘蔗,路明非的目光只能聚集在坑坑洼洼的小路上。回头看见自家boss还在闭目养神,路明非终于挑起话头:“老大他……真的打算进军养殖业?”                                    
“上次诺诺拉着他去农家乐过生日,疯了一天以后他就念念不忘了。”芬格尔一脚油门下去,还是忍不住对假寐的恺撒道:“老大你要是想吐就说,憋着对身体不好,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车也是我借来的,”路明非搔搔脑袋,“老大你的布加迪在这不好使,您吐人车上我不好交待啊人过两天还要娶媳妇呢。” 
恺撒拼命掩饰自己发青的脸色,把头偏向车窗外不去看那对活宝,可分分钟被一团一团的绿色晃瞎了眼只好回头。
“我再说一遍是旅游业不是养殖业。还有芬格尔你开的不是压路机,我们是来谈合作的,还没见面就碾平人家一片庄稼想必不太礼貌。”


恺撒使劲按按太阳穴,仍然感到强烈的不真实感。
自从接手加图索家的产业,恺撒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生意也算蒸蒸日上。只是让恺撒颇为烦恼的是,没能在新的领域有自己的建树,找学弟路明非做自己的秘书也是为了有一个自己信任的中国人,能给他在中国的发展一些帮助。
没想到学长芬格尔突然死缠烂打要在他手下干活,“ 哪怕只是一个司机,能为加图索家服务都是我无上的光荣。”
更让人没想到的是,脑神经笔直如恺撒居然当真了,在接过车钥匙那一刻芬格尔第一次感到生活失去了方向。
诺诺和恺撒和平分手后走上名模之路。“去农家乐过生日不如说是恺撒自己的主意。”  苏茜坦言,无意为恺撒留面子,并对路明非因为工作没能参加生日party深表惋惜。
苏茜无法忘记她和诺诺在生日前一个月应邀去波涛菲诺度假,被问起生日计划时,诺诺无意中提起曾经和她去过的农家乐。没想到恺撒眼睛里突然闪射出惊喜的光芒,详细询问了种种情况并不断建议去那过生日,宛如欢快摇着尾巴的金毛犬。
这让苏茜心中恺撒的贵公子的形象幻灭,诺诺拍拍她的肩表示习惯就好。


“我是不是一条沙丁鱼被装在罐头里,如果是等我回去想必要做人事变动,因为罐头压根没装满,沙丁鱼狭窄的罐子里被晃来晃去表示很受伤。”恺撒迷迷糊糊地任思想宛如刚上岸的沙丁鱼一般活蹦乱跳,直到感觉车速放缓,终于停止了颠簸。睁开眼看见成排的大棚和平房,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
“老大我们到了。” 路明非提醒,发现恺撒已经在整理,暗想老大其实很重视这次合作吧,于是也进入工作状态。
芬格尔也是能把五菱开成宾利的人,银白色的影子无声穿行,在朴实的大铁门前稳稳停下了,因为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伫立在门旁。
修长宛如劲竹的身影映入路明非眼帘,却像是一把打开尘封的记忆之门的钥匙,灰尘再翻飞也没法为那个篮球场上的飒爽英姿蒙上半点尘埃。
“师兄!”   路明非惊叫一声,慌慌张张下车,连帮恺撒开门都抛之脑后,“你怎么在这里?”                             
“路明非?”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