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零薰】卡萨布兰卡(一)

自己捏的魔幻AU,几乎全员有出场


主零薰,有薰杏,此外有包括但不限于零晃/薰晃薰/阿多薰元素


【有虐】










今天是朔间零每三天一次的起床日,他掀开棺材板的时候有凉飕飕的秋风猛灌进来,还真是一眨眼就入了深秋。






两个月前天祥院英智踩着夏天的尾巴登上高高的城楼,正式宣布倾举国之力对邪恶巫师的讨伐取得了阶段性的完胜,共歼灭叛军三百余人,俘虏百余人,人类受到魔法师残酷压迫的历史自此被改写。由皇室选派的人类学者对于魔法世界运转核心的研究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人类掌握魔法、利用魔法发展生产力在不久的将来都不再是梦想。


王子自信而坚定的目光和他语调温柔却铿锵有力的讲话借助报纸和人们的奔走相告迅速蔓延到整个大陆,所有人都在为邪恶魔法的阴云终于消散而欢呼雀跃,仿佛他们已经看到了光明的新纪元。




人们庆祝战争胜利的方式还包括向朔间邸砸石头和臭鸡蛋,但亲身体会到自己扔出去的东西精准无误地反弹到自己脑袋上是什么样的感觉之后渐渐没人这么干了。朔间零也从来没有理会过他们,独居久了之后他甚至可以躺在定制的棺材里一觉睡三天。


家仆葵双子在战争爆发前就被零送到乡下避难,此后屋内屋外再也没打扫过。阴雨连绵的这几天,整墙整墙的黑魔法典籍散发出浓重的霉味。


狼人天生鼻子灵敏,那次大神晃牙来拜访的时候差点就倒在门口,叫嚣着要把这鬼地方的天花板掀开暴晒三天,否则再也不踏进朔间先生家一步。零见房梁上的蝙蝠被他的大声嚷嚷呼啦啦惊飞了大半,赶紧上前和声细语地劝阻,没想到这样更加大了晃牙的火气。晃牙觉得自己就像把凶狠的拳头打在了软塌塌的棉花上。




人都已经死了,难道你余生就是当一个活着的陪葬吗?!给我振作一点啊混蛋!!




在尽最后的火气狠狠瞪了零一眼之后晃牙掉过头走了,大概是意识到自己一时冲动话说过了头。零知道晃牙是个好孩子,或许这样一个好孩子一开始就不应该跟着自己。


于是梦之咲国的最后一位黑魔法师目送着自己学生的身影拐过街角消失不见,然后疲惫地扯了一个长长的哈欠,眼角挂着泪水。






三天不吃不喝,喉咙干得像是要冒烟。零迷迷糊糊地起来找水喝,手指摸到壶盖才发现覆了浅浅一层灰。


客厅传来沉沉的钟声,房门外面有轻微的东西落地的声响,碰巧被钟声盖过了。






假如一只蟑螂背后有一万只蟑螂的传言为真,那朔间邸就真说不清是藏书更多还是蟑螂更多了。前阵子其中一个书柜靠墙的一边冒出了一溜大大小小红得发紫的蘑菇,就差没拿孢子拼凑出“我有剧毒请勿食用”八个字来。朔间零见了倒是满心欢喜,略施小计把毒素单独提取出来喂给莫须有的一万零一只蟑螂,剩下的蘑菇端上餐桌,足不出户便解决了温饱。


然而仅仅两个月过去,在零把另一个学生阿多尼斯交给他的蒸炸闷煮烤各种烹调方法都轮过几遍之后他觉得蘑菇到嘴里只剩下屎味。某次零干脆直接把蘑菇丢到锅里,反正吃不死他,收获意外的鲜美的代价是他在棺材里昏了一周,起来后还发现桌上留了两张纸条。


一张是大神晃牙认识到自己对待前辈态度不好主动登门道歉结果道歉对象是个小心眼死活不肯出来见他后的破口大骂;另一张则简要表达了阿多尼斯对于未见到他本人的遗憾和告诉他厨房有新买给他的食材,零拉开橱柜的时候发现一柜子牛肉用冰冻咒冻得好好的。






此刻拉开橱柜门发现里面空荡荡的朔间零难得感到了无助。饥肠辘辘本身反倒是想象力的食粮,零不由自主地开始幻想某种一度因为颜色鲜艳被认为有毒的浆果的酸甜味道,饥饿感愈发强烈。


零掀开厚重窗帘的一角往外瞧,只见窗外天地幽蓝大雨滂沱,看着就不像集市会有人的天气。






前阵子后院有过几株番茄的,但全是两位好心的学生帮忙浇水施肥,久而久之零也觉得不好意思麻烦别人了。碰巧一只被遗弃的柯基在朔间邸对面安了家,零就给这个小家伙下了蛊让它帮忙照顾番茄。




为什么非要找只狗?把葵兄弟叫回来,或者雇个人不好吗,你又不是没钱。




晃牙把自己从朔间先生那里夺来的新同伴——勤劳勇敢还会种番茄的男子汉leon抱在怀里,愤愤不平地说道。


零一边内心悲叹晃牙已经宁愿帮一只狗讲话也不向着自己了,一边帮leon解了蛊。意外的是小家伙在不受零控制之后没有任何害怕他或者敌视他的举动,乖巧得很,在零伸手摸摸它的头的时候,它呜呜叫了几声。




leon说他很感谢你这阵子喂他的牛肉。


晃牙翻译道。


















羽风薰已经在朔间家门口站了十分钟。十分钟里他几次想掉头离开却没走成;抬手做出敲门的动作,手指节也怎么都落不到木门上。


他略长的金发还淌着水,全身上下被雨浇得冰冰凉凉——或许本来就是凉的,只是他不愿往这个方面去想。




这时门那边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随即锁头嘎啦一声响。薰强压下逃跑的念头,下意识望向脚边那盆百合花,沁人心脾的花香裹挟着雨水的清冷气息钻进薰的鼻腔,让他冷静了一些。




对不起了,朔间桑。


薰活动活动面部肌肉,挤出了一丝笑容。




下一刻终于决定出去觅食的朔间零拉开家门,一抬头正对上金发青年清澈的、灰金色的眼睛。




TBC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