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零晃】It's all for today.

[2017.05.20 23:52:07:18] 


“我的推特今天很热闹呢,有好心的小姑娘组织了中国的粉丝集体发来了祝福。”

“怎么回事?”

几十秒的等待后,零发来一张推特的截图。

这不是好好学会截图了嘛,不枉我手把手教。
晃牙好奇地点开图片查看。推文中说因为今天是五月二十号,而在中文里,520的发音和“我爱零”相似。


是……么?

晃牙努力在脑海中搜索,可惜对中文确实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尝试打开翻译软件切换到中文输入“520”,机械女声咿咿呀呀说着他听不懂的话。

“前辈会中文吗?”

“不甚了解。只是恰好知道'我爱你'怎么说。薰君似乎非常羡慕吾辈呢,像小孩子一样闹了一整天别扭呵呵呵。”

大概是因为今天排练太累了,晃牙没来由地感到消沉。他把手机倒扣过来,翻过身躺下望着深蓝色的天花板。
忽而提示音又一连串地响了,在被夜色浸透的小房间里尤其的清亮。
现在是深夜二十三点五十五分。租住的房子到了夜晚极安静,短促的提示音符消散后,晃牙现在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了。



上周日大神晃牙回到家,一推开门leon就欢脱地扑上来,软软的皮毛却带着湿意,和好闻的香波的味道。

晃牙抱着leon进屋,拉开冰箱门,里面摆得整整齐齐的番茄汁阵空了一个位子。

显然朔间零来过一次却扑了个空。估计他是无事可做,好不容易决定帮leon洗个澡,可还没来得及帮它擦干又不得不离开。
晃牙想象着他在家里坐立不安的焦虑,想象着他帮leon洗澡反而搞得自己一身湿的狼狈,想象着他一手握着吹风筒一手揉着leon软乎乎的毛时会哼的调子,或许就是以后UNDEAD专辑里的歌。
大概还有最后收到经纪人发来的短信时候,他的一声长长的叹息。
半个小时后的晃牙推开家门,终究是没能看见名为朔间零的surprise。

其实零从来不擅长打直球这种事,有时哪怕就一句话的也要百转千回地讲。晃牙有时候能懂,有时候不懂,但大多数时候是心底有答案,可是不敢去确定。



晃牙摊开手在床上拍来拍去,拍到了朔间零的大团子,也是软乎乎的,比起leon的毛来就差一点。
瞥一眼床头的闹钟,现在是二十三点五十六分,秒针哒哒地欢快地走着。

哒,哒,哒,哒。

总会让人产生不安的紧迫感。
就像……就像在催着人去做什么事情。

凭着微弱的记忆,晃牙记得历史课上提过,火车的诞生开始让人有了时间观念。此后人们开始被指针催着赶着匆匆忙忙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有的时候差一分甚至一秒也是再也无法挽回的了。

哒,哒,哒,哒

那现在还有三分钟。还有三分钟今天就会过去,再也不回来。

其实每天都有这样的三分钟啊,今天有什么不同?

三分钟又足够做什么事?连一首歌都唱不完。


可是对于很多没有经过特殊训练的人来说,三分钟不呼吸就会死。
而且三分钟可以是一个漫长的深吻。


晃牙把大团子抓过来,把脸闷进团子里。

他听见心脏在砰砰直跳。

现在可能已经五十八分了。































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好吧好吧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就要像狼咬断猎物的咽喉一样坚决果断地去漂亮地完成它不是吗他大神晃牙从来就不是只敢想不敢做的废物啊朔间前辈你好好学着吧
晃牙抓起手机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
对了刚才朔间前辈还发了消息来……

抓紧抓紧抓紧看时间不多了不多了……
“糟糕,手机提示说要没电了。”

那就充电啊这有什么好报告的。

“充电器……充电器被薰君借走了。”

“没电会自动关机的,对吧?”
废话。

“可是薰君房间的门敲不开,是睡着了吗?”


“唔……已经变成1%了。”


“那么只好晚安了,晃牙。”


晃牙的拇指依然不停往上滑,然而消息真的已经翻到底了。
开什么玩笑啊

哒,哒,哒,哒。


屏幕上的日期数字跳动了一下,变成了四个零。

现在是五月二十一日的零时,新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晃牙把手机放回面前的床上,盘着腿呆坐着,就这样坐了很久很久,直到他的手机同样发出低电量提醒。

晃牙终于拿起给手机插上充电线,把它放回床头,再把大团子搂紧在怀里,低头吻了一下,调整了姿势,抱着它入眠。


END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