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积雨云

晃牙生日那天下了一场很大的雨。


【时间线为晃牙三年级,有零晃元素注意】

【生日快乐】



                  


零零点点几滴水洒下就算是大雨的前奏也实在潦草。来往的步伐心照不宣地变得零碎和焦虑,微妙的秩序溶解在雨中把城市染成半透明的灰白色。
晃牙本来看见黑云压城已经走得匆匆,结果一眨眼功夫冰凉的液体已经打湿了头发。

该死。

他以最快速度冲到了距离最近的店铺檐下避雨。拿袖子胡乱擦擦脸,抬头看已满眼都是豆大的雨点串成的密密麻麻的线。行人要么四散奔逃,要么不急不缓地掏出雨伞继续前行。
离这里最近的有雨伞卖的地方也相隔一个街区,估计跑到那里和到家一样都是湿透的,就不想再浪费钱添一把。
而就在十分钟前,晃牙在校门口和明星分别时高调拒绝了人家递来的雨伞。现在想到明星可能已经回到家了他就又生气又沮丧。


如果早知道雨这么快就下来,自己可能就接受那个笨蛋的好意了。晃牙毫无意义地设想着。

毕竟本大爷今天是寿星啊。

寿星大人把书包摸了个遍,幸好没怎么湿。包里可是被他的生日礼物塞得满满当当。今天若不是被这一大包东西限制住了脚步,按他平时的作风早就冒雨狂奔回家了,不过洗个热水澡的事。



积雨云丝毫没有要散去的意思。晃牙像根木头一样杵在店门口等雨变小,实在没事做就开始哼歌。

靴子一下一下踩着节拍,因为雨声太大的缘故甚至听不见鞋底击地的声音。

孤高的狼是不喜欢等待的,瞬间扑上去尽情撕咬才是他的作风,今天难得有羁绊强迫他等待时机。

可是他每哼完一首歌天色就更加暗一点,风刮起凉飕飕的水雾扑面而来。

糟糕透了。leon还饿着肚子等他回家,雨势却愈演愈烈,大有淹没整个城市的势头。积水汇集成河流浩浩荡荡奔向下水道,难保靴子不会被泡坏。

不能再等了。再过十分钟,无论如何都要往家跑。晃牙想着。

而在这十分钟里,他已经听不太清自己在唱什么了,不知道是因为雨声太响歌声被盖了过去,还是他自己看着磅礴大雨心烦意乱不想唱。



两首歌很快结束,而雨幕和十分钟前毫无差别。
晃牙脱下外套,在把它披在头上或者裹住书包二者之间艰难选择了后者。把仔细裹好的书包紧紧搂在怀里,低头检查鞋带没有问题,晃牙在原地踏步热身。
三,二,一。
冲出去的瞬间雨声仿佛经过了一个变奏更加激烈,老天爷就像看准了时机拿起水瓢哗啦啦往寿星身上浇。他埋着头一个劲往前跑,踩水的啪啪的脚步声被雨声淹没。


不得不承认雨大到一定程度打在身上确实疼,全身上下被雨浇得冰冰凉凉。衣服至少吸水增重了十斤,怀里还有个要护着的沉甸甸的包。
整张脸被雨水打到麻木。眼睛下意识眯起来,一切街景化为被雨幕遮挡着的斑斓的色块。
街上几乎没有人。路灯成排亮起来,林立的店铺有许多早早拉下了卷帘门。广告灯箱还孤独地守着,无谓地想要吸引不存在的顾客。

前方的绿灯貌似要到时间了。晃牙急忙向路口狂奔过去,红灯亮起时他硬生生在马路牙子边刹住脚步。
突然一辆大卡车蹚着积水从路那头驶来,溅起一人高的水花。
不,不好!!
来不及了。卡车从晃牙面前疾驰而过,飞溅起的积水像群发的暗器横切过雨帘直直逼来。
晃牙眼前瞬间一片泥泞,有些许泥水溅进了眼睛和嘴巴里。
他简直要原地呕吐。以他生平最强大的克制力,压下了以百米冲刺的追车拿石头砸车窗把它逼停最后把司机拉下来吊着打的冲动,而是急忙捂着眼睛跑到街边屋檐下。

想起包里还有瓶没喝完的矿泉水,晃牙赶紧拿出来先漱口,而还是忍不住扶着墙干呕,仿佛要把胃呕出来。

期间眼睛又涩又痛就像要瞎掉,于是再倒水出来小心翼翼洗眼睛。洗过的水混着生理性泪水流了满脸,最后顺着脖子流下来湿透了原本唯一还干着的衣服前襟。

晃牙心里问候了卡车司机的祖宗十八代,而雨越下越大。



二十分钟后晃牙全身湿透着站在家门口。钥匙插进锁孔一扭,门锁“咔哒”一声响了,没有反锁。
不过他现在哪想得了这么多,只感觉全身都要虚脱了。

“汪口……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朔间零吃惊地望着他。

晃牙懵了。


十五分钟后,终于搞清状况的寿星被朔间零干干净净地从浴室领出来。零执着于帮他洗澡、擦干全套服务,晃牙争不过,只好老实坐下任由自己的脑袋被折腾,目光在自己家里四处停留。
客厅明亮的人造光线,电视循环播放的暴雨预警,茶几上八寸的生日蛋糕,满地的饮料瓶和啤酒罐,立在墙角的三个礼花筒。

忙着给生日宴摆盘的羽风薰哼着的轻飘飘的调子,阿多尼斯手里给leon准备的狗粮。
以及头上毛巾柔软的触感,从吹风筒出来的呼呼的热风。
还有浴室里朔间零的吻在嘴唇留下的余温。

晃牙忽然有点想哭。可能是泥水搞坏眼睛了,可能是这帮混蛋送的生日礼物里面混进了花粉,也可能是今天淋雨淋到脑子进水了,他说不清。

总之现在他的眼眶里满含生理性泪水。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