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阿多薰】Motto

1.是一期访谈节目,因而又名为《小杏有约》
2.然而并没有看过什么访谈节目
3.阿多薰多年后私设,是嚼了蛮多年的橡皮糖的味道,大概也没什么甜味了
4.生日快乐







接下来,有请本期节目的特约嘉宾,羽风薰先生。


阿多尼斯君,生日快乐!


谢谢羽风前辈。


羽风君刚从片场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呢,辛苦了。


毕竟曾经是同一个组合的后辈啊,阿多尼斯君又长了一岁了。
不过男人的生日我可记不住啊,是上个星期安排日程的时候才突然发现的。


羽风君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呢?


诶,这么突然,现在就要送吗?


乙狩君觉得呢?


我也想知道,羽风前辈的礼物。


这样啊,既然小蒲公英和多多尼斯都这么说,那就给大家看看吧。
对,就是那个盒子,递给我吧,谢谢。


包装超精美啊,真好奇礼物的内容啊。


如果大家想知道的话,我就在这里拆开好了。


等,等一下啊阿多尼斯,这就拆开了吗?


这套运动服……是不是和羽风君是同款啊?


我很喜欢这个牌子,新系列的设计也不错,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决定买这个的啦,真的真的~
不过阿多尼斯君穿出去跑步的时候,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女孩子的目光啊,想想真有点嫉妒呢,可不要穿这身和我在一起啊哈哈哈。


谢谢前辈的礼物,我很喜欢。不过刚才的问题前辈不必担心,前辈是非常有魅力的。


哈哈哈哈怎么突然这么会讲话,怎么好像我过生日一样,被男人夸奖我可是不会高兴的。


大概在大家的印象里,乙狩君都是不苟言笑的冷峻形象吧,和羽风君完全相反呢。


我确实不太会说话,多亏了前辈们的关照。


当初为了锻炼阿多尼斯君,朔间还特地承办了梦之咲的广播节目,阿多尼斯君和晃牙君紧张得不行,放配乐的时候阿多尼斯突然唱起歌来哈哈哈哈。
而且阿多尼斯也会害羞脸红哦,真的真的~看见的时候就觉得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后辈,就算是男孩子也不错了。


羽风君见过乙狩君脸红的样子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什么?


呃,我想想……
以前在梦之咲的普通科,也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有小蒲公英给多多尼斯送礼物的时候,他腼腆得话都说不出了,阿多尼斯君可不要不承认哦。



羽风薰紧张得手心直出汗。

不想承认自己在一个男人的生日开心过了头,可一不留神话就说多了。

其实哪里有送礼物这种事,普通科的学生压根没什么机会接触到他们。

还好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过来,薰现场瞎编技能点满,却在紧张自己的后辈拆台,于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多尼斯看,嘴角弯起暗示性的弧度,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窘境。

阿多尼斯的目光也稳稳地落在薰身上,似乎在与薰对视,又似乎只是看着薰额前柔软的耀眼的金发,眼底是同样安静的温暖的金黄色。


羽风薰的确见过阿多尼斯脸红,但真正的原因他没法说出口。




那年是阿多尼斯的成年礼,羽风薰和朔间零拼命工作了好一阵子,才空出时间休假来参加阿多尼斯的生日party。当年羽风薰送的礼物是一块冲浪板。


轻浮的男人,怎么可以按着自己的喜好给别人送礼物?

说着飒马的手已经按在刀把上。


小飒马不要这么说嘛,阿多尼斯一身的筋肉,
和汹涌的海浪越战越勇很符合他的风格啊,会很受女孩子欢迎的,是不是啊阿多尼斯?

羽风薰使劲给阿多尼斯使眼色。


紫发青年转过身去把冲浪板放好。

谢谢羽风前辈,礼物我很喜欢。不过我没有特地去吸引女孩子目光的想法。


羽风薰摇摇头,实在感叹后辈的不争气。


多多尼斯,你可是偶像啊,博得他人的眼球不是最基本的事吗?


薰接过零抛来的啤酒,“撕拉”一声拉开易拉扣。


除非阿多尼斯有喜欢的人了。


薰仰起头大口大口喝着,用余光瞥着阿多尼斯,却看见他的脸唰地红了一片,简直要变成朔间零最爱的番茄。


不是吧。羽风薰想。


嗯。


咣当。


啤酒瓶掉落的声音回荡在鸦雀无声的客厅,传到羽风薰耳朵里清澈得刺耳。



晃牙最先回过神,激动得腾地一下站起来。


好啊阿多尼斯,从来没见你提起过,是谁?


下一秒阿多尼斯的三个姐姐也反应过来,瞬间形成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包围圈开始连环逼问。


羽风薰定定地站在原地,一双桃花眼眨巴眨巴,看着阿多尼斯支支吾吾手足无措的狼狈模样,纵然自己情史无数,此刻也忽然不想往后辈的小心思里掺和了。


不行啊,凭阿多尼斯的实力,能和自己约会的小蒲公英要少一朵了。



那晚派对上的气氛温暖而快活。想到返礼祭上郑重的约定正脚踏实地地一步步被实现,每个人内心里皆是满溢的欢喜和憧憬。
羽风薰也借机大倒工作上的苦水,和阿多尼斯的三个姐姐相谈甚欢。

最劲爆的还是阿多尼斯恋爱了的消息,可惜他口风紧得很,一个晚上众人愣是啥也没问出来。



空啤酒瓶堆成了小山,到了深夜,成年人也好未成年也罢,大多数人喝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只能在家里住下来。

阿多尼斯抱着马桶狂吐完清醒了不少,开始搬运七横八竖的醉鬼。
解决了最麻烦的大吵大嚷的晃牙,回到客厅,阿多尼斯看着薰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睡得很沉。


他反复告诫自己停下来,双腿却已经违抗命令,悄无声息地走到薰身旁,又不听话地蹲下来。

然后阿多尼斯的眼睛就陷在灿烂的金色里,怎么也拔不出来了。



羽风薰其实没睡着,他正挣扎着起身想倒杯水喝的时候,听到了阿多尼斯帮晃牙关好门准备走出来的声音,就瞬间躺倒装睡,仿佛熬夜玩手机怕被家长发现的小孩。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装睡,他只知道现在阿多尼斯沉甸甸的目光就落在自己头上,脸上。薰紧张得手指甲戳进肉里。


为什么还不走啊喂?!我快绷不住了这个姿势好难受啊,为什么要盯着我看这么久啊多多尼斯?


视线似乎移开了,后辈的脚步声微不可闻。


薰的手臂最先感受到毛绒绒的触感,应该是阿多尼斯拿来一床毯子给他盖上。

薰悄悄松了一口气。

然后是头发被轻轻拨动,阿多尼斯压抑着的鼻息突然洒在薰的额头上,惊得羽风薰差点一哆嗦。


一片幽暗里,阿多尼斯慢慢俯下身,吻了薰的额发。





的确,如果是我喜欢的人送给我礼物的时候,会开心又紧张得更不会说话了。或许我更擅长用行动表示吧。

阿多尼斯沉思了一会,认真回答道。

END





果然过生日是第一生产力啊愣是写完了。弱小的羽风前辈就交给你来守护咯多多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