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阿多晃】运动疗法


【本篇最大OOC是阿多尼斯会生病】
【本篇最大看点也是烧得有点昏的阿多尼斯】
一个夏天的放学后,各种意义上的全篇都是水





梦之咲里几乎没有人了。空旷的操场没有什么遮蔽物,抬眼一望便满是层层叠叠的灰色的云。天地间几乎没有风,花花草草维持着呆滞的静止。
晃牙坐在操场边的长椅上,盯着这幅诡异的静物画里唯一一个突兀地做椭圆运动的物体,看着它离自己愈来愈近,显示出阿多尼斯的模样来,然后短暂地掠过自己面前,又变成阿多尼斯的背影的样子开始渐渐缩小,很快地跑远。
没人知道阿多尼斯还要绕着操场跑多少圈,可是个人抬头看看天都知道大雨将至。


一小时前晃牙还趴在座位上走神。教室墙上挂钟的指针像是粘上了浓稠的番茄酱,黏糊糊又沉甸甸地走不快。
他待会放学后还要值日,因此排练会迟到。晃牙已经拜托阿多尼斯让他到了以后向零打个招呼。
晚到轻音部一分钟,那家伙可能就比自己多学到一点新东西。
晃牙这样想着,烦燥地把笔按得啪啪响。

十五分钟前晃牙冲出教室。刚下楼梯一拐弯就撞上了一个同样步履匆匆的人。
“啊,原来是小狗。”薰说话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今天的排练取消了,我先走了拜拜~”
晃牙一把拽住羽风前辈的外套便往轻音部拖。
“等等等等汪口,是真的!”薰急忙顺着晃牙的步子倒退免得摔倒,“是因为阿多尼斯君生病请假。”
“你还不如说是因为吸血鬼混蛋喝番茄汁喝死了。”
“我我我知道阿多尼斯生病确实让人难以相信,但是衣服真的会被扯坏的晃牙君你能先!松!手!吗!”
晃牙狐疑地盯着薰的脸,想了想前辈再恶劣也不至于用生病这种话来骗人,就松了手。
“不信就去问朔间桑好了。”
薰整整衣衫,轻飘飘撂下这一句就溜了。

看着轻音部的大门被“嘭”地撞开,零并不意外。
“薰君没有撒谎,阿多尼斯确实身体抱恙。”
见晃牙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零长叹一声说道:“阿多尼斯君说,在他的家乡,感冒发烧了只要不停奔跑就能治好。想必他告别吾辈后,此刻正在田径场。”
“等等上一个事实我还没接受你这混蛋又讲什么鬼……这是什么简单粗暴的发汗方式?!”
“汪口若是担心他,不妨亲自去田径场探望。”
“担心个屁啊,”晃牙转身就走,“本大爷去好好教育一下那个笨蛋,拎他回家睡觉去!”

从教学楼急匆匆出来,晃牙远远便望见田径场上只一个在高速运动的人影,紫发黑皮,穿着田径部的运动服。
同样的,阿多尼斯也看见了远处的友人,隐约意识到他不是恰好路过而是来找自己的。
可是有什么事情呢?
相隔一百五十米的两人对视了一眼。亲眼目睹奇特的异域文化带给晃牙的冲击果然还是有点大,而缺氧和发热症状叠加造成阿多尼斯此刻脑子不太好使,他俩一时间都不知所措。

阿多尼斯是今早起床开始感觉到身体不对劲的。然而因为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以至他都有点忘记生病是什么样的感觉了,以为只是太疲劳。

直到嗓子越来越疼,以及午餐时间居然完全没有食欲,他才后知后觉地摸摸额头,竟然有些烫手。
他也是知道感冒发烧了要多休息的,若是周围有人生病了他也会这样规劝,但轮到他自己却又不是这样干。
向朔间前辈请过假之后他就来这里开始跑圈,出了满头大汗,顿时感觉全身轻松了不少,还想多跑几圈,根本停不下来。

一眨眼功夫阿多尼斯就要经过晃牙面前了。他还在思索晃牙的来意,在是先停下来询问情况还是跑完再说之间犹豫着,而步伐仍然屈从于向前的惯性,稀里糊涂地就从人家面前掠过了。
身后依然没有传来大神叫停的声音,大概确实没有什么急事吧。
阿多尼斯放心下来继续迈开长腿。
晃牙刚才则是沉浸在“怎么会有人做这种自残一样的事情”的深深的不解中,眼睁睁看着阿多尼斯朝自己逼近,逼近,突然意识到自己真的是被这个行为诡异的外国人惊到无话可说了,嘴徒张着却发不出声音来。
想着干脆等阿多尼斯停下来搭话的时候再接上话头教训他,结果这人飞快地从他面前掠过了。
被无视了!?
晃牙目瞪口呆。不会是脑子烧傻了吧见到同伴连招呼都不打。
看着阿多尼斯这般漠视周遭自顾自地往前跑,晃牙一时间竟然不敢叫停他。

右后方忽然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晃牙回头一看,阿多尼斯的背包瘫在长椅上,包里传来声响。
他走过去在包旁边坐下。思索了几分钟,还是忍不住拉开拉链往包里瞄了一眼。包内只有一条毛巾、一个水壶、一把雨伞和一部屏幕刚刚熄灭的手机,因此整个背包才瘪瘪地塌下来,看着没精打采的。


黑云压城,天色越来越暗,却还未到路灯亮起的时间。校园里放眼望去见不着第三个人,而田径部副部长的solo表演仍在进行中。
先是两道闪电短暂地把阿多尼斯照得发白,然后轰隆隆的雷鸣仿佛就在脑袋顶上,晃牙有一瞬间意识到自己正坐在树底。

该走了该走了,再不走来不及了。

其实他并不和阿多尼斯顺路,并且他也不太懂自己为什么要等到这个时候。

晃牙站起身走出树荫,双手合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向远处大喊:“喂阿多尼斯,准备走了!”
阿多尼斯循声望过来,只是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向前慢跑。而晃牙仅仅凭借这一个点头就准确接收到了“这是最后一圈”和“我嗓子哑了不能回答你,抱歉”两个信息。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叫“朋友间的默契”,用零的话来说这是“小狗的直觉”,而用薰的话来说大概就是“心有灵犀”了。


地面上忽然开始陆陆续续出现深色的斑点,越来越密,只是晃牙忙着收拾东西准备走人没有看见。
“啪嗒。”
终于有一滴雨穿过厚厚的枝叶打在他脸上,激得他一哆嗦。
靠。
脏字还没蹦出口,晃牙突然像是被一盆冰水当头浇下来。他猛地回过头。
阿多尼斯果然在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宛如离弦的箭笔直地破开重重雨幕,箭头所指却不是操场周围任何一座能挡雨的建筑或者树荫。大到肉眼可见的雨滴地噼里啪啦砸在阿多尼斯身上。
疯了吗疯了吗疯了吗疯了吗疯了吗
晃牙僵在原地内心疯狂叫嚣,就这一会功夫雨水同样打湿了他的头发,他赶紧把掏出雨伞抖开一撑。
当前方的视野因伞面上抬至水平而重回开阔,下一秒阿多尼斯就裹挟着暴风雨闪现在晃牙面前,头一低冲进了伞下。肩膀撞上肩膀,阿多尼斯身上雨水的清冷气息让晃牙的心跳骤然停了一拍。
“妈的你有病吗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气还没缓过来,突然被晃牙对着耳朵大吼,随即他的毛巾被人一巴掌糊上他的脑袋,有只手隔着毛巾胡乱地用力帮他擦着脸和头发。
“靠你真的有病……你有病啊混蛋!!疯了吗?!跑过来干什么不懂先去避一下雨吗烧傻了吗?啊?!”
“唔……大神等一等……”
“你讲个屁!本大爷不听疯子讲话。”
阿多尼斯被毛巾捂住了口鼻说不清楚话,又被晃牙的咆哮震得耳朵疼,然而也知道自己是让人担心了,只好乖乖站在原地不动。

一会儿晃牙停手了,放下毛巾直直盯着他。阿多尼斯意识到这应该是给了自己解释的机会,于是说道:“因为大神你在这里,所以我就跑过来了。对不起。”
“靠难道是本大爷的错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阿多尼斯很难得地显得无措,“对不起,又让你误会了。”
晃牙把头别到一边,假装没注意到阿多尼斯声音的低哑:“刚才有人给你发信息,你赶紧看,看完赶紧滚蛋。”
阿多尼斯接过晃牙递来的包,先是掏出自己的伞撑开,然后掏出手机查看信息,片刻后回答道:“姐姐说家里没有人,让我自己准备晚饭。”
他看着晃牙听罢眉头拧成了麻花,犹豫了片刻还是开了口:“大神,我今晚可以去你家留宿吗?家里没有食材,我可能来不及再去采购了。”
晃牙没看他,也没吱声,自顾自地掉头走了。阿多尼斯站在原地等着。
“愣着干嘛?”晃牙停下来回头吼道,“赶紧给本大爷回去泡澡!脑子进水了吗真的是……”
阿多尼斯快步跟上,摇摇脑袋说道:“我想没有。”
莫名其妙又挨了晃牙狠狠一记眼刃,阿多尼斯选择闭上嘴。

阿多尼斯本来也不是话多的人,但是平时两人并肩走都是晃牙叽里呱啦个没完,今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晃牙不吭声了,气氛便有点尴尬。
今天多亏了大神,却也没有什么方式报答他。阿多尼斯迷迷糊糊地想着。

他阿多尼斯也是承办过广播节目的人了,或许这正是检验自己在人际交往方面有没有变得更强的机会。

“大神,我想和你分享在我的家乡对于感冒发烧的一种很有效的治疗方法,只要向着夕阳奔跑……”
“闭嘴!!”


天上下的雨是我没赶上生日的眼泪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