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同酌一杯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何以解忧

是看板毕业这一年里,后辈约前辈出来喝酒的小故事。私设很多,未成年饮酒注意

名义上cp是零晃和阿多薰,但实际出场只有薰哥和汪口,总觉得当薰晃看也没问题orz

我真的爱死晃牙纤细的小心思了







当时打给阿多尼斯的电话猝不及防被那边摁掉了,想必是他家里的姐姐们又缠住了可爱的弟弟不放。

晃牙暗骂一声,只好独自根据薰发来的定位找到那家居酒屋。

他在之后很多年依然对这个夜晚印象深刻。一是因为当时前辈们毕业后,这样私下见面的机会便是极少;二却是因为那晚是满月,月色很美,大概是很适合少年情怀的一夜。虽然他不会有那种矫情的念头就是了。



晃牙一推开居酒屋的门,就看见羽风薰循声望过来,夸张地朝他挥手。

明明店里除了他们就没有别的客人。这家伙热情得有点奇怪。

晃牙落座的时候薰的第一杯只剩下底了,该不会一杯就醉了吧。
视线往吧台上一扫,羽风前辈今天一口气叫的酒真不少,半透明的酒水安静地待在五颜六色的瓶子里。

他还不了解这些香味或醇厚或清冽的液体,只觉得口感是一样的辛辣。他有预感今天晚上这些酒瓶都要空掉了。


加一杯橙汁,谢谢。


我也喝。


薰转头瞧着后辈已经把酒杯拿到自己面前了,忍不住低头笑了一声,遭到后辈一记眼刃。


好吧,来瓶青梅酒。不能再喝别的了哟汪口~


说到底他自己不也是不良少年吗?


薰给晃牙斟了小半杯梅酒,就开始絮絮叨叨这阵子工作上碰到的一系列糟心事。什么服装师的品味连朔间看了都皱眉啊,什么日程太赶太累,回到租的房子倒在玄关就睡着了啊之类的。

很长一段时间里店里只听得见他一个人自言自语和倒酒喝酒的响声。晃牙竖着耳朵听着,今晚来的主要目的就是听这些糟心话。


居酒屋里的时光粘稠而缓慢。老板不急不缓地擦着桌面,哼着不知名的小调。羽风薰的话题似乎没个完,讲累了就喝,喝得很猛但并不急,瓶子里能倒出来的酒也似乎比它能装的要少得多。


还有啊,晃牙。

薰放下酒杯。


朔间桑……他前阵子病得很厉害啊。你知道吗?

嗯……应该说,你有猜到吗?

以前似乎都没见他病过,大概是疲劳积累得太多太久了。

意料之外的,照顾一个生病的大男人没有很麻烦。他基本就是在昏睡,有时候真觉得他就像死了一样。

为了不让你听出来他好久没给你打过电话了不是吗?

又怕你担心,就来问我怎么写出现在小姑娘会写的信息发给你,来表示他在努力学习网络语言,争取早日流利地在社交网站上和粉丝互动。

明明和他说过保持他自己的风格就很好,他还是在学习新东西啊~


晃牙垂着眼帘很久没说话,抿了口酒润润嗓子才开口。

我知道。前辈辛苦了。


薰愣了几秒,终于长叹了一声扶额。

果然这种话我还是更想听小杏讲出来啊……我可爱的小蒲公英♫


羽风前辈的表白不是已经被拒绝了吗?


薰猛地被呛到,气得拿酒杯敲桌子。

才,才没有!!小杏答应会等我的我也会等着她的!!


前辈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明明就是你自己说被拒绝了好难过的。

晃牙狡黠一笑,尖尖的虎牙露了出来。


后辈讲话愈发扎心,薰忽然觉得聊不下去了,为了赶紧转移话题四处张望。


今天是满月诶,晃牙君不是自称孤高的狼吗怎么没有变成狼人哈哈哈哈哈果然只是小狗啊。


晃牙如今心境也不似当年,只当羽风薰喝醉了在放屁,懒得回嘴。


薰笑得明朗的紧,好像很久没有这样放肆地大笑过,在默默擦杯子的居酒屋老板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月光缓缓流淌进来。店里依然没有别的客人。真不知道羽风薰是怎么找到这么家店的。

薰笑着笑着突然不笑了,想伸出手揉乱晃牙的头发,被后辈躲开了。


不还嘴就没有意思啦……晃牙君还是要多察言观色一点哦,以后总要会的。


我已经有进步了好吗?


没有哦晃牙君,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薰摇摇头,拿起酒瓶哗哗倒满一杯,举起杯子咕咚咕咚直灌,喝完惬意地长舒一口气。

早就酝酿好的问题终于到时候丢出来了。他想。


比如今天,你是特地避开朔间桑约我出来的,对吧?


晃牙倒酒的手一抖,瓶口和玻璃杯碰撞发出好听的“叮——”的一声。


朔间桑当然也猜的出来的啊。可如果他不知道晃牙君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话,我想他会很难过。

薰勾起嘴角,满意地看到后辈不知所措的表情。


扳回一成。


不过我觉得我猜到原因了哦~

你只是想知道我们真实的近况吧?想让我酒后吐真言什么都讲给你听。朔间桑口风很紧报喜不报忧,反而让你担心过头了。

明明只是小事情,为什么不直接和朔间桑讲清楚呢?以后不要做这种事了啊汪口。


本大爷是狼不是狗……

晃牙小声嘟囔的声音已经快连薰都听不见了。


薰举起酒杯示意,晃牙和他碰了一下,他一饮而尽。

今天明明是晃牙约他出来的,如今店是他找的,酒也都是他喝的,晃牙就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


过不了多久你和阿多尼斯也要毕业了。

没什么好担心的,晃牙。


薰两肘撑在吧台上,胸膛前倾,脊背微弯而显出好看的弧线。酒杯停留在唇前又忽然放下了。


虽说总是输给朔间桑有点不甘心。

薰挠挠头苦笑。


毕竟他是朔间零啊……他做的事,是要对得起你叫的那声朔间前辈的。


晃牙深吸着气,越听拳头攥得越紧。


虽然我不像你喜欢男人,但是搭档有难总不会视而不见的。

当初答应要帮你们开道,我和朔间说到做到的高大的前辈形象,是绝对不会也不能倒塌的,真的真的~


如果要牺牲你们才能做到那个程度,你们把本大爷和阿多尼斯当成什么了啊混蛋!!

晃牙瞪着羽风薰把酒杯“啪”地摔在桌上,终于把埋在心底很久很久了的话吼了出来。

话音未落,他瞧见前辈惊愕的神色才意识到自己失言,慌乱与愧疚间只好继续低头喝酒。


居酒屋里寂静了很久,晃牙忽然回过神来再次大吼着。

等一下,谁喜欢男人啊!!


薰旋即笑了,手忍不住伸出去揉晃牙的头,又被后辈一把拍开。


来来来干杯。

对了当初知道就觉得好惊讶,多多尼斯居然比晃牙君年纪小呢,小一个月也是小啊,果然小狗再怎么长也是比不上一头熊的啊。


羽风前辈放屁真是又多又臭。晃牙为了努力克制住自己的怒气捂住鼻子。


居酒屋里灯光暖洋洋的,金发青年被勾上柔和的金边,一脸满足地打了个酒嗝,顿了一下,然后懒洋洋地趴倒在吧台上,头埋进臂弯里,一双桃花眼半眯着看不出情绪。


多多尼斯平时会喝酒吗?


不喝。


他在生日派对上貌似都是被他的姐姐们灌的酒,真是这么老实的孩子啊……阿多尼斯……


晃牙左手托着腮巴,右手握着酒杯,歪头看着羽风前辈迷离的双眼,隐约觉得薰刚才的尾音里有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就像从居酒屋的窗缝里透进来的一线皎洁的月光。


他的直觉一向很准。


晃牙低头看了一眼表,举起杯子碰了下羽风薰的,仰头把杯中酒喝干。他今晚只是偶尔喝几口,羽风薰可是干掉了好几瓶,估计再过一会儿就要不省人事了。


我明天没有课,所以先送前辈你回去吧。老板结账。


哪有让后辈掏钱的道理,我付过账了,就安心接受前辈的爱吧晃牙君。

薰摇摇晃晃地起来,晃牙赶紧扶住他,他摆摆手站直了。


如果小狗是女孩子的话像这样邀请我我就很开心了啊,硬邦邦的男孩子还是算了。

我没醉哦,就是刚才想起一些事情觉得心好累就趴了一下。


谁信你……


晃牙嘀咕着想架起高自己一些的前辈,结果被薰灵巧地闪开了。


我真的没醉,虽然也真的很想念能喝到烂醉的时候,可惜很多事情的分寸不得不掌握啊。

小狗今天也喝酒呢,回到家要是觉得难受就一定要吐出来,还要喝点茶醒醒酒。


你是老妈子吗啰嗦死了……还有这些话不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吗?!快走吧你要是吐在街上就麻烦了。


我可以自己回去的真的真的~


两人推搡着到了居酒屋门口。月光很柔和地洒下来,街道宁静安详。

他们僵持着,视线交错,忽然都觉得对方眼眸倒映出来的,应该还有一个人才对。


气氛突然变得微妙。


啊太糟糕了,这么美好的夜晚居然在和男孩子四目相对。

好了我走了,晃牙早点回去哦。下次见~


真的没问题吗?


小狗居然不相信我,你看。

薰气鼓鼓地走上马路牙子,双手举起持平,开始沿着马路边大步往前走。
晃牙就站在原地看着他。薰走得确实很平稳,修长的身影在灯下一点点拉开黑影又一点点收回去。

一直到了三十米开外,然后突然一个踉跄。


这是意外,意外!!

薰迅速站稳,慌慌张张地大声解释。


他继续大步流星往前走,没几步又回过头来。


等朔间录完节目,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我知道。


惨白的月亮掉进高楼间的夹缝里。羽风薰继续晃晃悠悠地向前走,消失在街道尽头。


-END-



关于阿多薰的前情是联动去年给阿多的生贺《Motto》

最后再说一次,我爱死晃牙纤细的小心思了

【阿多薰】Motto

1.是一期访谈节目,因而又名为《小杏有约》
2.然而并没有看过什么访谈节目
3.阿多薰多年后私设,是嚼了蛮多年的橡皮糖的味道,大概也没什么甜味了
4.生日快乐







接下来,有请本期节目的特约嘉宾,羽风薰先生。


阿多尼斯君,生日快乐!


谢谢羽风前辈。


羽风君刚从片场风尘仆仆地赶过来呢,辛苦了。


毕竟曾经是同一个组合的后辈啊,阿多尼斯君又长了一岁了。
不过男人的生日我可记不住啊,是上个星期安排日程的时候才突然发现的。


羽风君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呢?


诶,这么突然,现在就要送吗?


乙狩君觉得呢?


我也想知道,羽风前辈的礼物。


这样啊,既然小蒲公英和多多尼斯都这么说,那就给大家看看吧。
对,就是那个盒子,递给我吧,谢谢。


包装超精美啊,真好奇礼物的内容啊。


如果大家想知道的话,我就在这里拆开好了。


等,等一下啊阿多尼斯,这就拆开了吗?


这套运动服……是不是和羽风君是同款啊?


我很喜欢这个牌子,新系列的设计也不错,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决定买这个的啦,真的真的~
不过阿多尼斯君穿出去跑步的时候,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女孩子的目光啊,想想真有点嫉妒呢,可不要穿这身和我在一起啊哈哈哈。


谢谢前辈的礼物,我很喜欢。不过刚才的问题前辈不必担心,前辈是非常有魅力的。


哈哈哈哈怎么突然这么会讲话,怎么好像我过生日一样,被男人夸奖我可是不会高兴的。


大概在大家的印象里,乙狩君都是不苟言笑的冷峻形象吧,和羽风君完全相反呢。


我确实不太会说话,多亏了前辈们的关照。


当初为了锻炼阿多尼斯君,朔间还特地承办了梦之咲的广播节目,阿多尼斯君和晃牙君紧张得不行,放配乐的时候阿多尼斯突然唱起歌来哈哈哈哈。
而且阿多尼斯也会害羞脸红哦,真的真的~看见的时候就觉得能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后辈,就算是男孩子也不错了。


羽风君见过乙狩君脸红的样子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什么?


呃,我想想……
以前在梦之咲的普通科,也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有小蒲公英给多多尼斯送礼物的时候,他腼腆得话都说不出了,阿多尼斯君可不要不承认哦。



羽风薰紧张得手心直出汗。

不想承认自己在一个男人的生日开心过了头,可一不留神话就说多了。

其实哪里有送礼物这种事,普通科的学生压根没什么机会接触到他们。

还好这么多年大风大浪过来,薰现场瞎编技能点满,却在紧张自己的后辈拆台,于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阿多尼斯看,嘴角弯起暗示性的弧度,希望他能明白自己的窘境。

阿多尼斯的目光也稳稳地落在薰身上,似乎在与薰对视,又似乎只是看着薰额前柔软的耀眼的金发,眼底是同样安静的温暖的金黄色。


羽风薰的确见过阿多尼斯脸红,但真正的原因他没法说出口。




那年是阿多尼斯的成年礼,羽风薰和朔间零拼命工作了好一阵子,才空出时间休假来参加阿多尼斯的生日party。当年羽风薰送的礼物是一块冲浪板。


轻浮的男人,怎么可以按着自己的喜好给别人送礼物?

说着飒马的手已经按在刀把上。


小飒马不要这么说嘛,阿多尼斯一身的筋肉,
和汹涌的海浪越战越勇很符合他的风格啊,会很受女孩子欢迎的,是不是啊阿多尼斯?

羽风薰使劲给阿多尼斯使眼色。


紫发青年转过身去把冲浪板放好。

谢谢羽风前辈,礼物我很喜欢。不过我没有特地去吸引女孩子目光的想法。


羽风薰摇摇头,实在感叹后辈的不争气。


多多尼斯,你可是偶像啊,博得他人的眼球不是最基本的事吗?


薰接过零抛来的啤酒,“撕拉”一声拉开易拉扣。


除非阿多尼斯有喜欢的人了。


薰仰起头大口大口喝着,用余光瞥着阿多尼斯,却看见他的脸唰地红了一片,简直要变成朔间零最爱的番茄。


不是吧。羽风薰想。


嗯。


咣当。


啤酒瓶掉落的声音回荡在鸦雀无声的客厅,传到羽风薰耳朵里清澈得刺耳。



晃牙最先回过神,激动得腾地一下站起来。


好啊阿多尼斯,从来没见你提起过,是谁?


下一秒阿多尼斯的三个姐姐也反应过来,瞬间形成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包围圈开始连环逼问。


羽风薰定定地站在原地,一双桃花眼眨巴眨巴,看着阿多尼斯支支吾吾手足无措的狼狈模样,纵然自己情史无数,此刻也忽然不想往后辈的小心思里掺和了。


不行啊,凭阿多尼斯的实力,能和自己约会的小蒲公英要少一朵了。



那晚派对上的气氛温暖而快活。想到返礼祭上郑重的约定正脚踏实地地一步步被实现,每个人内心里皆是满溢的欢喜和憧憬。
羽风薰也借机大倒工作上的苦水,和阿多尼斯的三个姐姐相谈甚欢。

最劲爆的还是阿多尼斯恋爱了的消息,可惜他口风紧得很,一个晚上众人愣是啥也没问出来。



空啤酒瓶堆成了小山,到了深夜,成年人也好未成年也罢,大多数人喝得东倒西歪不省人事,只能在家里住下来。

阿多尼斯抱着马桶狂吐完清醒了不少,开始搬运七横八竖的醉鬼。
解决了最麻烦的大吵大嚷的晃牙,回到客厅,阿多尼斯看着薰安静地躺在沙发上睡得很沉。


他反复告诫自己停下来,双腿却已经违抗命令,悄无声息地走到薰身旁,又不听话地蹲下来。

然后阿多尼斯的眼睛就陷在灿烂的金色里,怎么也拔不出来了。



羽风薰其实没睡着,他正挣扎着起身想倒杯水喝的时候,听到了阿多尼斯帮晃牙关好门准备走出来的声音,就瞬间躺倒装睡,仿佛熬夜玩手机怕被家长发现的小孩。

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要装睡,他只知道现在阿多尼斯沉甸甸的目光就落在自己头上,脸上。薰紧张得手指甲戳进肉里。


为什么还不走啊喂?!我快绷不住了这个姿势好难受啊,为什么要盯着我看这么久啊多多尼斯?


视线似乎移开了,后辈的脚步声微不可闻。


薰的手臂最先感受到毛绒绒的触感,应该是阿多尼斯拿来一床毯子给他盖上。

薰悄悄松了一口气。

然后是头发被轻轻拨动,阿多尼斯压抑着的鼻息突然洒在薰的额头上,惊得羽风薰差点一哆嗦。


一片幽暗里,阿多尼斯慢慢俯下身,吻了薰的额发。





的确,如果是我喜欢的人送给我礼物的时候,会开心又紧张得更不会说话了。或许我更擅长用行动表示吧。

阿多尼斯沉思了一会,认真回答道。

END





果然过生日是第一生产力啊愣是写完了。弱小的羽风前辈就交给你来守护咯多多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