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风

逢年过节更新型选手
说是零晃激推但其实ud内销都嗑
说是恺楚王道但这个实在写不来

【零晃】一万小时

第一次交作业啊

千字短打,零晃毕业后同居设定

没错就是事后,车?不存在的






没有想过会到做噩梦的程度。

晃牙猛地睁开眼,不过睁眼和闭眼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没有一丝光透进房间里来,视线在没有边界的黑暗里无法聚焦。

其实他累到不愿动弹,但一时半会还不想重新入睡。

晃牙手搭上床头柜摸索着手机,随后小小一方幽蓝色忽地在眼前亮起来。他起身借着微光找到拖鞋,拿了睡衣,啪嗒啪嗒走去浴室洗澡。


从浴室出来却见卧室亮着暖黄色的光。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起来了,靠着床头坐着,上身仍赤裸着,下身盖着被子,双手抱臂平视前方,还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死鬼作态。

晃牙走过来,借着擦头发避开他的视线。

“晃牙有什么想对吾辈倾诉的吗?”

晃牙在床另一边坐下,仍然低头用毛巾大力揉搓着脑袋。床头昏黄的灯光刺得他眼睛难受。

“没有,别自作多情了,赶紧睡觉。”

“罢了。”零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回答,“但是,晃牙请务必用心,听吾辈说一些话。”

晃牙手上动作停了一下,没吭声,继续慢慢地擦头发。

“吾辈和薰君一年前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严重程度确实超乎了想象。对于汝和阿多尼斯君加入组合的前期宣传工作没能做得更加充分,是吾辈的过失。”

“本大爷都说了不在意这个,阿多尼斯也是,如果你只是又想说一遍的话那我关灯了。”

晃牙也不等零应答就把开关“啪”地按下了,世界重归黑暗,但零刚才把窗帘拉开了一些,于是窗外有了星星点点的灯火,地板上铺了一块洁白的月光。

晃牙沉默着坐在床沿,像一尊镀银的雕像。

他知道零不只这些话要说。


“晃牙。”


“嗯。”


“你不该成为我。”


一霎那间晃牙搁在脑袋上擦头发的双手简直无力到要掉下来,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却找不到宣泄口。

“吾辈曾经最怕的事情,便是汝成为吾辈的影子,无论是吾辈无心为之还是汝执意而为。”

“当然事实证明是吾辈多虑了。晃牙证明了自己已经可以独当一面,却还是不肯把吾辈的手放开。吾辈贪恋这份温暖直到今日。”

“也正是因此吾辈更加清楚,【UNDEAD】从来都是四人组合,【UNDEAD】的风格从来都是汝最爱的摇滚而非吾辈最爱的爵士。”

“假如现在晃牙都准备在舞台上往后退一步,吾辈害怕自己一直忧虑的事情真的会上演。”


零把双臂环上晃牙的脖子,把头搭在他的左肩上,感受着恋人的肩膀在因为自己的话语而颤抖。

但他必须讲下去。


“晃牙听过这样一种说法吗?假如用一万个小时去证明汝的决心,汝就能获得你想要的任何东西。”

“……一万小时定律。但不要随便乱改原话啊混蛋意思不一样了。”

“那晃牙相信吗?”

“你这样子讲的意思和它原本的意思,”

晃牙顿了顿,接着道:

”我都不信。”

“真要做成事情,是要用脑子去琢磨,用心去体会的,否则靠磨洋工凑够一万个小时也没用。”

“晃牙所言已经比吾辈的所作所为强一万倍了,并且这些年汝皆是如此实践的,吾辈都看在眼里。”

“可是……”

“可是什么?”

“……”

“晃牙还在忧愁什么呢?”

“谁和你讲本大爷忧愁了?”晃牙一翻身躺上床。

“睡觉。”

“晃牙头发还没干。”

“我没洗头,只是发尾被打湿了。”

很意外的零也没有不老实,两人就这样重新躺下来睡觉。

房间里不似刚才那样黑了,大大小小的物品能隐隐约约显现出轮廓来,镀上了一层银色,也照出了朔间前辈万分的好看。

深夜的静谧里有呼吸声浮现出来,一个人的,两个人的,紊乱却安稳。



可是,不得见天日的吸血鬼,暗夜的魔物,却赐予了别人的梦想以光。

我被你点亮的灵魂燃烧了何止一万个小时。

评论(7)

热度(46)